朋友圈晒鲜花 朋友圈晒一束花的说1800花店说【蜜匠婚礼】

admin 272 30

朋友圈晒鲜花 朋友圈晒一束花的说说【蜜匠婚礼】

济南市民廖珍购买了一束鲜花,拍照后,发在了朋友圈,没想到的是,竟被花店老板,也是其同学汪华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告上了法庭,索赔10万。该案经历下法院一审后,近日,济南中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,廖珍的行为没有主观恶意,也未获经济利益,属合理消费行为,不构成著作权侵权。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行使展览权,未侵著作权

2015年5月,因亲属过生日,廖珍给同学汪华打电话,预订了一束鲜花,约定价格为300元。次日,汪华将花束送给了廖珍。随后,廖珍在其微信朋友圈上传了一条文字内容,配图为该花束的照片。汪华发现后,认为花束照片没有加盖其花店的水印,也没有指出花束制作者名称。廖珍某未经许可,擅自将其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公开的行为侵犯了其著作权。

廖珍在朋友圈中删除照片,并在微信交流时向对方道歉。

双方在沟通过程中发生了纠纷,对于赔偿一事没有谈拢。最终,汪华一纸诉状将廖珍告至历下法院,要求对方在微信朋友圈中消除影响、公开赔礼道歉,并赔偿其鲜花设计的合理使用费、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0万余元。

“该案的争议有两个,一是涉案花束是否具有独创性,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;二是如果涉案花束构成作品,廖的行为是否侵犯汪的著作权。”该案一审主审法官李炳金介绍说。

历下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,涉案花束具备独创性,且能够以有形形式予以复制,具有实用性,能够作为美术作品中的实用艺术受到著作权法保护。但廖珍发朋友圈的行为是面向社会公众展示其购买的花束,仍属于行使展览权的范畴,并未侵犯汪华的著作权。

廖珍的行为属于正常合理的消费行为,没有侵权,原告汪华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,遂作出驳回原告汪华的诉讼请求。

花束独创性受著作权法保护

一审判决后,原告汪华不服,上诉至济南中院。该案承办法官颜峰告诉记者,在庭审中,汪华对其制作的花束分别从色彩搭配与过渡、花材选择等方面的独特之处进行了阐释,具备独创性,能够作为美术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。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美术作品原件所有权转移后,除展览权外的其他著作权仍归原著作权人所有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1800花店
  • 两个小伙合伙创业 几乎每晚都加班 感觉比进厂打工还辛苦
  • 朋友圈晒鲜花 朋友圈晒一束花的说1800花店说【蜜匠婚礼】
    • 评论列表

    留言评论